首页 > 资讯 > 远程医疗,名医千里投屏为你看诊

远程医疗,名医千里投屏为你看诊

2020-06-09 资讯 Eli

远程医疗,名医千里投屏为你看诊-智医疗网

湖南远程会诊应急服务平台在抗疫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而长沙各大医院几乎每天与基层医院进行远程会诊,湖南远程医疗已延伸到病理、心电、放射、超声诊断等多个领域,但在发展过程中也遭遇一些困惑

远程医疗,名医千里投屏为你看诊

远程医疗,名医千里投屏为你看诊-智医疗网

湖南省肿瘤医院的专家团队对远在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的甲状腺癌女患者“云会诊”。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朱炎皇 实习生 邹菁 摄影报道

长沙晚报全媒体记者 朱炎皇 实习生 邹菁

近日,张家界市永定区官黎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与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远程连线。患者姚先生,已近70岁高龄。经过远程会诊,上级专家发现他病情危急,立即启动“危急值干预机制”,告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患者心电图检查结果显示窦性心律过缓,须紧急处置。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依据专家建议处置后,迅速将老人转往当地上级医院救治,让他脱离了生命危险。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省会长沙各大医院几乎每天都会与基层医院进行这样的远程会诊。

目前,湖南已经连续两个多月没有出现新冠肺炎新增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了。打赢这场惊心动魄的疫情防控阻击战,除了依靠湖南人的勇气和实力,远程医疗功不可没。远程医疗在抗疫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远程医疗能够走多远?连日来,记者采访了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使用远程医疗的医院、开发远程医疗平台的公司、专家等,试图寻找答案。

案例1 帮助县级医院确诊19例新冠肺炎患者

今年2月初,一张名为《回家》的照片走红网络——4岁的小欣(化名)在爸爸妈妈的陪同下,开心地走出长沙县第一人民医院。她是长沙县首例治愈出院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也是全国治愈的首例儿童确诊病例。

1月23日,长沙县首例新冠肺炎患者确诊。作为长沙县新冠肺炎定点救治医院,今年1月28日,长沙县第一人民医院关闭了其他科室,全部腾出来改建成感染科病房,只接收与新冠肺炎相关的患者。

疫情防控期间,该院接诊了数百个发热患者。该院隔离病房主任龙江说,高峰时,该院开了4个感染科病区,一共27名医生,“最多的一天,我们接诊了50多个发热患者。”

如何迅速从众多的发热患者中甄别出新冠肺炎患者,对龙江和同事们来说,是一件迫在眉睫又相当棘手的事。

2月11日中午,龙江接诊了来自长沙县星沙街道的唐先生。他咳嗽了5天,在家口服头孢、咽炎片等,无好转,前一天发热,最高体温38.2℃,在某医院做了相关检查,仍不能排除患有新冠肺炎可能。

龙江了解到,唐先生曾接触过从武汉回来的弟弟,但家人均无不适。医生怀疑唐先生患新冠肺炎可能性大,但他的核酸检测呈阴性,所以不能确诊。一筹莫展之时,龙江想到了医院启用不久的“长沙县远程医疗与健康管理平台”。

龙江登录“长沙县远程医疗与健康管理平台”,申请了线上专家会诊。他花了一分钟的时间,上传了患者唐先生的病历、肺部CT、血常规、核酸检测等结果。平台那端,长沙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家们仔细阅读资料,综合分析病情,初步诊断唐先生为“支气管炎、新冠肺炎疑似”,建议对他继续进行抗炎抗病毒治疗,3到5天后再复查。专家还针对唐先生的病情开了一剂中药药方。

2月17日,唐先生被排除新冠肺炎,转院治疗。龙江感慨道:“有了远程医疗平台,数据多跑路,病人省去奔波之苦,也极大减少了疾病传播的风险。”

得益于远程医疗,长沙县第一人民医院确诊了19名新冠肺炎患者,他们都和小欣一样,获得精心治疗,全部康复出院。

案例2 专家组为疑难癌症“隔空把脉”

“大姐,你术后感觉怎么样?”“还可以。”女患者躺在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住院部的病床上,12位专家坐在湖南省肿瘤医院会议室为她“云会诊”。

4月10日上午,通过远程医疗平台,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心理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刘晓红教授团队、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整形外科专业委员会周晓教授团队对远在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株洲市二医院的3位患者进行专家会诊,让他们能够得到最佳的身心治疗方案。

第一个接受专家远程会诊的患者,是在株洲市二医院治疗的67岁的朱女士。做了手术7年后,她的甲状腺癌复发了,颈部淋巴结、右肺转移,且有严重的高血压、支气管哮喘。

今年2月,朱女士右颈部的肿块增大,肿块已经压迫、包裹了她右颈部的血管,手术难度大、风险高、相当棘手。患者是否再次手术?如何治疗?这让株洲市二医院的主管医生何琴十分为难。

经过半个小时的分析、讨论、会诊,周晓专家组给出建议:“患者预后欠佳,手术风险较大,在充分告知病人及家属理解的前提下,可对残留腺体及颈部肿块进行切除,术前作好相关准备;可考虑试用靶向药物治疗;了解患者及家属对疾病治疗的需要及要求,保障信息支持,给予社会心理的支持。”得到专家们的指点后,何琴医生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本次专家组共对3位患者进行了远程会诊,根据患者情况更新了肿瘤治疗方案,并现场连线了解患者病情及心理状态,完成对患者的查房和心理疏导。

参与远程会诊活动的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医生周林彬说:“我曾经在湖南省肿瘤医院进修,认识专家组中的好几位老师。远程会诊时,他们仿佛就在我身边,教我如何诊断病情,传授宝贵经验,这让我受益匪浅。”

疫情防控期间,为了减少人员流动、降低感染风险,长沙各大医院和基层医院之间建立了更多的联系,远程医疗发挥了更大的作用。记者了解到,除了疑难病远程会诊外,远程医疗已延伸到病理、心电、放射、超声诊断甚至精神心理指导、临床用药指导等多个领域。

抗疫 搭建全省应急服务平台,钟南山“来到”娄底医院

“血培养结果怎么样?”“ECMO(体外膜肺氧合)是什么时候上的?”……今年3月7日上午,在湖南省卫生健康委的牵头组织下,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领衔专家团队,为娄底市中心医院收治的两例新冠肺炎危重症病例进行远程会诊。

广州距离娄底600余公里,但如果要将参与会诊的专家集体请到湖南,困难绝不只有“距离”这一项。他们还需要协调时间,并且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等等。远程医疗冲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阻力,通过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一套远程医疗系统,国家级的专家“面对面”指导重症患者救治。

实际上,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医疗资源,快速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高效治疗患者,湖南省卫生健康委联合第三方平台,于1月31日紧急启动在24小时内完成搭建的全省远程会诊应急服务平台。这套远程会诊平台对接了湖南省28家部省属医院和116家定点医院,由省高级专家值守,在抗疫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湖南省卫生健康委通过该平台召开了湖南省新冠肺炎防治护理工作视频培训会,培训单位涵盖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或医疗机构共260个,一共3200位培训人员接受了防治护理工作的培训。同时,湖南省卫生健康委还组织了多次远程视频教培。

先行 6年多服务例数逾225万例

提起湖南的远程医疗,离不开2013年5月成立的湖南金圣达空中医院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圣达”),除了上述提到的湖南省肿瘤医院、长沙县第一人民医院外,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湖南省人民医院、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湖南省儿童医院等都在使用该公司开发的“远程医疗与健康管理平台”。

疫情防控期间,金圣达对基层医疗机构上报的远程影像诊断(针对于排除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申请予以优先处理,并协调在短时间内提供诊断报告。1月1日至2月4日,该公司为基层医疗机构提供远程影像会诊病例2500余人次,其中胸部DR及胸部CT会诊量700余人次。通过远程会诊的方式,打破时间和空间限制,减少人群流动与聚集,为就医患者预诊,降低交叉感染的发生率,减轻抗疫一线医护人员的压力,提升了全市乃至全省的疫情防控能力和效果。

据金圣达运营负责人薛自强介绍,他们可以为医院提供的服务包括远程心电、远程影像、远程超声、远程病理、远程疑难病、远程胎心监护、远程门诊、双向转诊以及搭建互联网医院。自2014年起,该公司已逐步和多家省级三甲医院开展远程医疗方面的深度合作,服务例数逾225万例。

目前,该公司的远程医疗服务已辐射13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合作的县市级医院98家,乡镇(社区)医疗机构688家,村卫生室(诊所)3.4万家,探索并验证了一条行之有效的“基层检查、上级诊断”“基层首诊、双向转诊”的新型医疗服务路径。

“金圣达只是湖南远程医疗的一朵浪花。”业内人士表示,眼下,湖南的远程医疗正在良性发展,通过更多类似企业和机构的共同努力,湖南的远程医疗会越来越成熟,逐步成为国内远程医疗行业的典范。

困惑 收费标准落后,设备使用率不高

不过,湖南远程医疗在发展过程中也会遭遇一些困惑。

记者在采访中感受到,大部分基层医院引入远程医疗的积极性较高。专业人员技术水平不高、资源不足等都是基层医院需要引入或愿意接受远程医疗的重要原因。而相较于基层医院,大医院对远程医疗的积极性欠佳。

2014年,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建立了远程医疗平台,为基层医院提供远程会诊服务。去年,该院组织各类远程会诊3.4万多例,相比该院150万的门诊人次而言,微不足道。

为什么远程医疗遇冷呢?“风险大,回报低。”该院社会事务部副主任汪洋说出了个中缘由,目前,湖南远程医疗收费标准执行的仍是2004年的标准,即150元/半小时,并未根据会诊医生的职称进行分级,也没有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再者,大医院的医生是根据基层医院提供的检验结果进行远程诊断,误诊、漏诊的风险又相对较高。

由于远程医疗业务量有限、收入不高,且非医院的主要医疗工作,大多数医院没有设置专门的远程医疗机构和专职管理人员,导致远程医疗难以常态化开展。当前,湖南远程医疗还没有实现规模化、系统化、常态化,缺少有效的组织保障与运营服务机制;不同医院的远程医疗中心,软硬件资源、专家资源、网络资源存在重复建设、低效利用等问题。当然,这并非湖南远程医疗行业一家的困境,据媒体报道,中国超八成远程医疗设备闲置。

建议 制定合理价格,纳入医保项目

“远程会诊服务如何收费?能否纳入医保?医院如何规范管理医护人员并调动他们参与远程会诊的积极性?这些都是问题。”湖南省卫生健康委副主任祝益民认为,要改变远程医疗“声势大雨点小”的尴尬局面,需要中央和地方出台更加具体细致的政策和标准规范。

“现阶段的远程医疗需要顶层设计。”祝益民说,理想的状态是构建国家级的云平台,形成覆盖全国的大数据管理中心,实现全国统一规范管理。在这一云平台下,省、市、县三级远程医疗中心无缝对接,形成基于技术分层的分级诊疗结构。

对于远程医疗的费用问题,业内人士表示,远程医疗应设立统一标准和规范细则;制定远程医疗价格、医保报销比例等。收费过低或免费,医院、医生的积极性不高,就会使远程医疗不可持续;收费过高,患者没省钱,就会违背分级诊疗的初衷。事实上,不同类型的远程医疗,需要的资源、时间和技术能力不同。因此,政府部门在制定相关政策时,要考虑知名专家的劳务和管理成本,互联网信息技术融合的运行、维护成本,以及患者由此减少的重复检查、无效治疗等开支。

展望 医疗健康服务“飞入”寻常百姓家

美国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功多年以前曾经预言:“未来医疗活动中,医生将面对计算机,根据屏幕显示的从远方传来的病人的各种信息对病人进行诊断和治疗。”他预言的“未来”已经变成了现实。那么,远程医疗的未来又是怎么样的呢?

2019年11月26日上午,湖北襄阳首例5G远程人体手术正式实施。在武大口腔医院专家精准的远程指导下,襄阳市口腔医院主刀医生对唇腭裂患儿豆豆成功实施手术。随着5G在远程医疗服务中的应用,技术上的痛点和难点会逐步消失。专家展望说,将来通过远程手术,上级医院高质量、高水平的专家可以远程、直接对偏远地区的患者进行手术,完成过去在基层难以完成的手术。

远程手术只是远程医疗的一部分。多位专家认为,“互联网+医疗健康”才是远程医疗发展的趋势。

今年5月18日,由湖南省人民医院、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湖南省儿童医院、湖南省脑科医院、湖南省胸科医院、湖南省肿瘤医院、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合资建设的一体化互联网健康医疗平台“大康国际互联网健康管理中心”在长沙西湖文化园开业。它颠覆传统医疗模式,可以为普通市民、企业员工提供远程会诊、预约名医、远程影像、健康管理等服务,开创了“检+健+医+诊+养”五维一体健康管理新模式。

一个多月前,湖南省卫生健康委发文同意长沙市第四医院、湘雅博爱康复医院、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长沙泰和医院等12所医院设置互联网医院。加上此前,其批准同意设置互联网医院的8家医院。湖南开设互联网医院的医院已有20家之多。

互联网医院设立后,可以为患者构建起覆盖诊前、诊中、诊后的线上线下一体化医疗服务模式,平台将推出院后复诊、处方流转、康复指导、康复训练、药品配送等服务延伸至患者家庭,简化患者就医流程。市民只要微信添加小程序,就可以实现线上图文问诊、复诊,并可以预约医护人员上门开展部分医疗护理服务。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互联网医院这一新生形态将会在市场上全面铺开。而理想中未来的互联网医疗场景一定是以患者为中心的全流程管理,涵盖挂号预约、检验检查、在线问诊、复诊随访、转诊会诊、病例管理、慢病管理等就医全流程。

远程医疗的未来,值得期待。

 

来源:长沙晚报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