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辉瑞普强拆成三大块,互联网医疗业务首次独立,药企进调整季

辉瑞普强拆成三大块,互联网医疗业务首次独立,药企进调整季

2020-06-17 观点 Eli

辉瑞普强拆成三大块,互联网医疗业务首次独立,药企进调整季-智医疗网

即使在以传统业务为主的顶尖药企,“互联网医疗”也开始刷存在感了。

6月8日,辉瑞普强发布公告,宣布调整大中华区组织架构——中国业务团队拆分为3个部门,分别是医院销售业务、零售业务、创新互联网医疗服务业务,各业务负责人直接向普强大中华区总裁汇报。

对此,辉瑞普强向健识局表示,这是根据业务需求进行的内部组织架构常规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在“宇宙药厂”辉瑞,互联网医疗第一次被拎出来,作为单个部门独立。随着中国医疗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多家药企都在调整业务板块,为今后的医药市场进行布局。

辉瑞普强不是孤例,赛诺菲也在今年5月宣布执行全球事业部全面负责制,也就是说,中国区架构将和全球架构保持一致,按照特药、普药、疫苗三个全球业务核心单元的模式,重组中国区业务,并任命了相应负责人。

与此同时,华森制药、亿帆医药、广生堂、健康元等在内的多家药企发布了关于组织架构调整的信息,明确业务方向,营销体系改革等诸多方面的内容。

事实上,随着全国药品集采、一致性评价等政策不断推进,今后将会有更多药企调整业务框架,如何在不断变化的医药市场上生存,已成为每家药企必须要面对的挑战。

辉瑞普强启动业务转型

创新互联网医疗服务成重点

辉瑞普强这一次的业务重组,重点是放在创新互联网医疗服务。

2018年12月底,辉瑞将其成熟药物部门与美国迈蓝公司合并,辉瑞普强也由此诞生。尽管旗下拥有立普妥、络活喜、万艾可等众多知名产品,但受带量采购等政策的影响,正面临仿制药的强烈冲击。

辉瑞普强人力资源全球副总裁吕红曾公开表示,公司陆续增加了六百多人拓展基层业务,其中不仅是销售市场人员,也包括疾病教育、患者教育业务人员。

受2020年新冠疫情影响,辉瑞普强与互联网医疗平台合作,涉足互联网医疗服务。此次公司框架的调整,把创新互联网服务业务提高至医院组、零售组同等地位的部门,直接向总裁汇报,这也说明了公司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与以往相比,传统药企与互联网公司结合通常在医药电商,或直接能产生药品销售的业务开展合作。有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公众生活已逐渐恢复正常,但在疫情期间所培养的在线问诊习惯,可让传统药企在互联网上拓展更多业务模式。

事实上,辉瑞普强新增创新互联网医疗也是一种无奈之选。此前,在首批“4+7”带量采购中,其重磅品种立普妥和络活喜均未中标,也导致2019年的销量出现下滑。

这也意味着,辉瑞普强在中国未来将面临着激烈竞争。对此,辉瑞普强方面曾表示,公司将从产品、医生、治疗理念、准入与支付等多方面开拓基层市场。

高管离职+业务调整

中国医药市场正在经历洗牌

不仅仅是辉瑞普强,健识局注意到,目前已有一批药企着手调整业务板块。

华森制药4月27日公告显示,决定组建创新药事业部。按照公司计划,2020年将逐步完成创新药实验室建设,聚焦肿瘤领域打造创新药研发团队。

亿帆医药也通过2019年报向外界透露,公司要成立化药(小分子)事业部,布局先仿后创的小分子“研产销”一体化。

此外,广生堂聘任毛伟忠博士为公司首席科学家兼首席开发官,负责创新药的临床开发与商业化运营,并将公司的研发中心新设了临床室和专信室。

随着药品集采全面扩容,中国医药市场规模发生变化,这也倒逼着企业加速升级转型。上海医药执行董事左敏曾公开表示,仿制药市场的游戏规则已变的同时,创新药更需要企业加大研发,承担更大的风险。

与此同时,就在一批药企调整业务部门的同时,药企高管人员的变动也相应陆续出现。

据健识局的不完全统计,最近两周已有华润双鹤、复星医药、丽珠医药、东阿阿胶等多家知名药企的高管离职。

有分析人士指出,药品集采导致药企的经营出现了根本性变化,很多药企都正在经历转型阵痛,但有些经营思路固化的高管无法适应,就只能被迫离开。

事实上,今后药品的营销模式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业内普遍认为,各大药企应向专业化推广转型,同时向互联网+方向转变。

随着全国药品集采的推进,企业必须重新考虑研发布局、营销和产品结构的调整,中国医药市场的洗牌已正在进行。

来源:健识局 雷公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