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医疗将会基于数据化实证。医疗会进一步发展,算法和医生的结合,会带来更高的医疗质量,更低的医疗费用给全世界。” 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人民日报媒体公益专项基金主办的“尖端科技和全球健康”主题对话活动上,美国灰鸟基金创始人TomMiller预测,在十年间,相信在一些医学领域将会需要计算机体系的支持,用以来实现更大的发展。

在世界卫生组织(WHO)驻华代表高力博士看来,技术必须要与政策相辅相成。“在推动全民健康过程中,必须要发现并提出正确的问题,才能够准确地找到最可行的技术解决方案,而且更重要的是,需要找到评估技术成本和结果的方式。”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胸科医院副院长、中国疾控中心结核病防治临床中心副主任李亮也举例称,结核病防控需要技术,需要科研,尤其需要尖端的科技。“世界卫生组织提出,2035年将在全球范围内终止结核病的流行,针对这一问题,需要有好的工具:一是要有一个好的疫苗;二是要有好的诊断工具;三是要有好的药物。但这三个方面都面临着挑战。”

李亮介绍说,在治疗结核病领域,目前也在尝试人工智能等技术而且也有一定的“心得”。

“我们搞人工智能,前提是大数据,没有大数据人工智能就是一句空话,对于结核病来讲,不管做什么工作,大数据一定是我们第一步要做的。大概在2014年开始,我们就在筹建中国大数据健康库,每个医院都有大量的数据,这样的数据不叫大数据,是因为数量很多,没有标准化,没法使用,所以需要将每个医院数据变成标准化。”李亮分析说。

中科九峰智慧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九峰医疗)董事长吴文辉则表示,希望人工智能能够更多地运用在基层。“现在很多人工智能影像公司基本上都在三甲医院,可以减轻医生的劳动力,但我们更愿意放在基层,因为基层缺医生,有80%的乡村医生是没有放射资质的,可能经过简单培训,护士能够去写报告,这违反中国医师职业法,而一个放射科医生要15年才能做一个合规的放射医生,周期太长,人工智能则可以更好地为基层赋能。”

吴文辉介绍说,九峰医疗在基层不做疑难杂症,专做普通病、常见病以及分类分诊。“我们第一步从质量控制开始,比如说疾控,在基层,中国一年拍片量,胸片大概是一亿人次,至少有两千万到三千万是不废片或者不合格的片子。这些片子无法给予有品质的诊断,同时也造成了资源浪费。而通过人工智能,基于云端学习,可以进行筛查,同时教学软件与基层医生互动如何拍片子,并提供人工智能辅助诊断。”

医疗领域需要高端科技,也需要算法与医生更好地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