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傅卫:5G时代下医疗卫生综合监管“新风貌”

傅卫:5G时代下医疗卫生综合监管“新风貌”

2019-08-26 观点 Eli

傅卫:5G时代下医疗卫生综合监管“新风貌”-智医疗网

5G,即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技术,相较于前四代技术,拥有更高的传输速率(高速率)、海量的数据传输(大宽带)和更低的时间延迟(低延时),在移动通信的基础上囊括了物联网的应用场景,更多地运用云化及网络虚拟技术满足更高级别的计算需求。业内人士预测出5G在卫生健康领域的十大应用场景,其中包括:智能导诊、AI辅助诊疗、智慧院区管理、移动医护、应急救援、远程会诊、远程监护、远程超声、远程手术和远程示教。

而5G的发展不止于目前备受关注的临床场景,它的出现极大促进了数据高速、海量、便捷的传输和多元数据的整合应用,在助力三医联动,构建系统化、智能化、精细化的医疗卫生综合监管体系建设方面也将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傅卫发表了“5G时代,大数据推动医疗卫生综合监管”主题演讲。

5G技术极大地促进了数据的高速、海量、便捷传输和多源数据的整合应用,为大数据的开发应用提供了有力支撑,在助力三医联动、构建系统化、智能化、精细化医疗卫生综合监管体系建设方面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在卫生健康领域“放管服”(简称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中,在做好卫生健康行政事项事前审批的同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健全完善卫生监督执法机制,全面推行“双随机、一公开”抽查机制。

在构建多元化监管格局中,加强党的领导、强化政府主导、做好行业自律、开展医疗卫生机构自我监管、加强社会监督。

在构建全行业、全要素、全过程监管体系中,加强医疗、医保、医药监管。同时充分发挥信息公开、信用体系建设、风险管控等社会控制机制的作用。

现代信息技术推动医疗卫生综合监管的政策导向

傅卫分别从国家层面、阐述了现代信息技术推动医疗卫生综合监管的政策导向。

·国家层面。当前国家层面出台相关政策,对在医疗卫生综合监管中发挥信息平台建设和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的助力作用作出要求。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医疗卫生综合监管制度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8]63号)中提到,要运用信息化等手段创新监管方式;要充分运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整合抽查抽检、定点监测、违法失信、投诉举报等相关信息;要基于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健全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信息系统,加快实现各相关部门、各层级和医疗卫生行业内部各领域监管信息的互联互通和统一应用,实现动态监管,扩大在线监测等的应用范围,推进手持移动执法终端和执法记录仪的应用。

·地方层面。各地出台的医疗卫生综合监管相关文件也对创新监管方式作出明确要求。其中指出,卫生监督执法信息化建设;医疗卫生行业信用信息体系建设;信息化监测加强医疗服务质量和安全监管,加快推进医疗机构、医师、护士电子化注册工作;完善医保管理信息系统、医保智能监控系统医保医师系统、结合大数据分析查处打击骗保典型案例;信息化助力临床用药预警及辅助用药、高值医用耗材跟踪监管等。

5G时代下,医疗卫生综合监管的“四大法宝”

同时,傅卫介绍了现代信息技术推动医疗卫生综合监管的四种做法。

做法一:卫生监督执法。

全国卫生监督信息系统中开发了事中事后监管“双随机”抽查系统,实时掌握总体任务进展和个案执行信息。比如,江苏实施“智慧卫监”163工程、深圳开发卫生监督重点领域“全天候”监控信息系统、山东全省及全部地市和区县监督机构已实现移动终端现场执法,以及西藏现场移动执法终端与卫生监督信息平台后台数据已实现实时传送。

做法二:信用信息系统。

开发国家卫生健康委信用信息管理平台,初步建立了以社会信用代码为索引的医疗机构、卫生健康管理相对人信用档案,和以身份证号为索引的医师、护士信用档案,初步搭建起国家级、省级卫生计生信用信息记录联动体系框架。建立“被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法人或负责人黑名单”、“被吊销医师执业证书黑名单”和“全国号贩子黑名单”等信用黑名单。

在医疗监管方面,全国范围内开展医疗机构、医师、护士电子化注册管理。举例,四川开发医疗机构、医务人员、医疗行为综合监管信息平台,湖北开发医疗服务职能监管系统,深圳开发公立医院运行综合监管平台和决策、人事、财务、采购、设备“五权”监管系统。

在医保监管方面,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于2012年开始建立医保智能监控系统,全国90%以上的统筹地区已开展医保智能监控工作。举例,沈阳利用大数据技术,开展医保智能审核与DRGs支付方式一体化管理,建立医疗费用和医疗行为调控机制;上海通过人脸识别技术查处重大骗保案件。

在医药监管方面,建设药品信息化追溯体系。其中的中药材流通追溯体系建设进展明显,已初步建成覆盖中药材产地、经营企业、专业市场等主体及中药饮片生产、经营和饮品使用等6个环节的追溯体系,基本实现来源可追溯、去向可查证、责任可追究。举例,黑龙江依托省药品集中采购平台,开发省、市、县三级基本药物使用情况监测预警功能。

做法三:社会监督。

多地借助卫生信息化平台,建立卫生服务投诉信息渠道,开展消费者评价和监督。举例,广东开发的卫生监督APP,鼓励社会群众参与医疗卫生综合监管。

做法四:信息互联互通。

卫生健康信用信息系统已与医疗机构注册联网管理系统、医师执业注册管理信息系统相关联。截止2019年2月,共有101所被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机构法人、20名被吊销执业资格的医师在再次注册申请时被拦截。同时,商务部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与药品零售消费信息互联互通、实时共享。举例,山东启动省级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建设,与各地市、区县及各级医疗卫生机构实现数据对接。

“云、大、物、移、智”引爆医疗卫生综合监管新浪潮

傅卫强调称,进入5G时代,包括“云、大、物、移、智”在内的现代信息技术将赋予医疗卫生综合监管更多可能性。

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辅助决策技术,可以预测和研判卫生健康宏观及具体领域的发展趋势及问题、风险,为科学监管提供决策依据。诚信大数据、医保智能审核及监控信息系统等将进一步发挥作用。

云计算技术可以助力多源信息系统的互联互通和海量数据的物理集中,进一步整合卫生健康领域及公安、民政、工商、质监等相关部门的监管数据,通过建立集中式、中立化的政务信息系统,打破体制机制壁垒,消除信息孤岛,加强部门间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

电子标签等物联网技术,可以形成全程可追踪的完整信息链条,助力药械全程监管。移动执法、电子档案等技术,可以极大的提升综合监督执法效能。数据多“跑腿”、办事人员少“跑路”,正是5G时代社会治理所体现的新理念。

来源:大健康派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