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同方大健康陈一:资本应聚焦在人工智能下的大健康模式创新

同方大健康陈一:资本应聚焦在人工智能下的大健康模式创新

2019-09-12 资讯 Eli

同方大健康陈一:资本应聚焦在人工智能下的大健康模式创新-智医疗网

“社会办医的政策经历了三个阶段的变化,第一个阶段是国家承认社会资本医疗投资,新建医院;第二个阶段是社会资本进入到被承认的医疗机构。前两个阶段催生了整个医疗产业的20977家民营医院,它们的总资产已经超过了公立医院的总资产,这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同方大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陈一在中国社会办医产业新动能沙龙上表示。

由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分会作为行业指导单位,华夏时报主办,新医界传媒、康养百人承办的“中国社会办医产业新动能沙龙”于2019年9月6日在北京召开。

陈一站在资本的角度分享了关于民营资本如何进入医疗行业的见解。在陈一看来,推动社会办医是中央一直鼓励的方向,这个方向一直没有变。但是,民营医院提供的社会办医疗服务仅占20%,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资源浪费,也就是说,社会资本投入到医疗里面效益非常低,进而会形成产业问题和社会问题。

随着十部委出台了22条意见,推出社会办医重磅文件,我国社会办医进入到了第三个阶段。“国家承认社会资本办医,这不单纯是医疗的范畴问题,而将会是整个国家经济转型的新动能,新的医疗会带动整个大健康板块发展。”陈一表示。
吃透22条意见的十个方向

陈一在分析了这22条意见后,总结了十个方向。第一,使办医的规模有秩序增长,拓展社会资本办医的空间,我觉得这个非常关键。其实在意见出台之前,国家相应出台了很多政策,比如说第三方机构,比如检查、体检,影像、透析等一系列。

第二,规范社会办医审批。在意见中具体提出了整改现在申请办医的流程,要求政府一站式服务,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条件。这让真正想进入医疗的社会资本面临的壁垒降低很多。

第三,拓展投融资渠道。为民营医院未来的资本化、证券化提供了非常有利的政策。意见还明确提出民办非营利性医院视为公立医院同等待遇,可以拿到补贴。

第四,优化大型设备配置。国家在配置方面已经有了相关的配套政策,就是鼓励民营医院投资,添置高端设备,而公立医院要限制它的发展,限制它的投资,这个定位是对的。

第五,落实医保同等待遇。对民营医院承担的医保、基本医疗不设置前置条件,也不按照所有制作为前置审批的手段。

此外,陈一还分析了保障社会办医用地、加强人才学科的建设、落实税费价格政策、加强行业监管和自律、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等其余五个方面的政策措施,对意见稿进行了提炼。

陈一指出,民营医院要从量变到质变,首先要解决以下四个问题。一是品牌羸弱,“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口碑”,对于民营医院来讲,如何冲破猜疑之墙、扩大品牌,还是要靠自己。二是人才匮乏。人才一直是困扰民营资本办医的因素,下一步希望通过政策,发挥体制上的优势,促进民营医院的发展。三是医保支付。这是民营医院非常大的一个问题,医保是一个相对固定的蛋糕,而且很多地区医保支付现在入不敷出,在这种情况下更难与公立医院竞争。四是发展空间。国家到底对社会办医的机构和公立医院是不是同等条件对待,以及未来对民营医院的定位是什么,明确这一点非常重要。
把医院作为获客的进口

在陈一看来,民营资本的医院不应该定位在与公立医院竞争医保市场,而是要做高端医疗。

“我相信未来公立医院仍然会为社会提供主要的医疗服务产品。对于资本型的医院,我们要做的是特需部分,比如与商业医疗保险合作去做重疾险。未来保险公司在这个方面的支付,会给民营的医院提供非常好的市场。”陈一说。

关于产业的逻辑、投资的逻辑,陈一表示,以往资本把关注力集中在单个医院,比如搞十家医院或者一百家医院。但是我认为医院真不能完全的资本化、证券化,因为医疗服务是社会公共产品,对于医院的业务,我们要合理、客观、理性看待它未来的投资和收益。

在陈一看来,资本应该看到,医疗服务只是医疗产业里面非常小的单元,资本要把医院作为获客的进口,来做很多产业的协同、结合和消耗。我们把医院办好,很多配套的产业结构就形成了,比如预防、诊断、治疗、康复、康养,还有医药工业、药械、保健服务和康养地产,可以形成一个产业闭环。

“赚医疗的钱不容易,产业结构要搭建好,最近这几年基金崩盘的非常多,未来募集非常困难。但是今年3月份有一个向好的数字,据统计,基金募集突破了一万亿,这是历史新高,说明机构的投资者对医疗行业仍然有非常好的希望。”陈一说。

陈一指出,未来,资本可以聚焦在人工智能下的大健康模式创新。包括人工智能+辅助诊断,人工智能+医学影像,人工智能+健康管理。投资风口在于未满足的医疗需求,与技术融合提升医疗效率的工具或商业模式。

在这个过程中,陈一表示,需要社会各方力量的支持,比如媒体,比如专业的协会,还要形成真正意义长期可持续对话的机制和讨论机制。运营投资者、管理者能力是有限的,希望将来医疗产业上能形成研究院,给政府做好参谋,为企业落实好政策,最关键是从整个医疗行业的产业如何搭建、如何投资等方面给予很多专业帮助。这样让一些很稚嫩、投资花了重金的医疗机构,一开始就得到专业的辅导,让它们按照成熟的方法发展,逐步成为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医疗的势力。

来源:华夏时报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