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互联网+护理”,医养健康的探索“先头兵”

“互联网+护理”,医养健康的探索“先头兵”

北京“互联网+护理”,不仅仅是落地或突破,更是医疗养老领域改革的先头兵和试金石。

为探索更为合理、更为规范的“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北京市卫生健康委明确今年首先在朝阳、东城、石景山3区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

“互联网+护理”,医养健康的探索“先头兵”-智医疗网

“互联网+护理”试点,是“破题”?还是“突破”?对“互联网+医疗”健康整体实施起到什么作用?北京市医疗养老领域改革,是“百花齐放”?还是“各显其能”?单单从政策体系来看,笔者认为北京“互联网+护理”,不仅仅是落地或突破,更是医疗养老领域改革的先头兵和试金石。

【关键词】护理 居家 社区

北京市印发的《关于发展和规范互联网居家护理服务的通知》,明确医疗机构可以通过互联网信息平台派出本机构执业护士为适合在家庭条件下进行医疗护理的患者提供居家护理。相关部门鼓励医疗机构依托互联网技术,将护理服务从机构延伸到社区、家庭,构建连续性护理服务。

6月12日,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引入第三方资源,引入“金牌护士”品牌运营资源,意味着石景山区“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开展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也将为居家护理服务的市场注入新的生机,解决人民群众对健康的更多个性化需求。

北京大学首钢医院王海英副院长介绍,“互联网+护理”逐步构建“医院-居家-社区”的护理服务延伸,特别是针对危重症患者的延伸院后护理服务链条,以及慢病管理、安宁疗护的服务产品设计,让专业的医疗护理服务能够进入家庭,特别是为高龄及失能老年人、罹患重症患者的护理提供居家护理解决方案。

【关键词】养老 远程诊疗 家庭医生

如果说北京市石景山区“互联网+护理”试点称得上医养健康领域的“先头兵”,那么海淀区远程智慧医养结合服务试点工作则算得上“另辟蹊径”。

海淀区远程医养结合服务体系是通过“互联网+远程医疗”等技术手段,把三级医院优质的医疗资源带到一级和二级医疗机构、社区家庭、养老驿站、养老机构,做到资源共享、统筹协调、医养结合、分级诊疗、建立区域的医养联合体,通过提高基层医疗服务能力来加强人民群众的医疗保障能力。

海淀区“互联网+医养结合”模式,改变了石景山区“互联网+护理”服务模式的“专科专业性”特点,将“精、专、护”的试点向“联、通、诊”的服务能力进行拓宽、拓展,特别是海淀区一二三级医疗机构和养老机构合作“互联网+医疗+远程咨询会诊”服务,提升养老机构医务室的业务能力,解决医务室现场解决不了的问题,提高了养老机构的医疗安全。通过巩固和加强家医团队能力,实现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医团队上门服务的远程医疗支持工作,巩固和加强家医团队的业务能力,解决家医团队现场解决不了的问题,提高了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养老驿站、居家老人社区养老的医疗保障能力,也减轻了老人和家属的负担,提高了居民的满意度。

【关键词】医院 养老院  养老医院  医院养老

医养结合的目标不应仅仅是为了解决老年人的看病问题。

北京市出台医疗和养老领域改革举措绝不是单单建几所医院,或者建几所养老院。众所周知,医养结合的真正目标应该是给老年人提供高质量的健康服务。医养结合,关键是一个“合”字,不仅仅是物理结合,还需要多种体制机制的“融合”。自从2017年“医养结合”进入决策者视野,全国各地均做了许多有益的探索,各种各类医养结合项目层出不穷,“搞医养房地产者有之”、“借医养医院扩张者有之”、“专科医院转型者有之”、“福利院医疗化者有之”……

但是以北京为例,在“医养结合”的实践中,就有许多可圈可点的范例。除了前文提到的首钢“医+养”模式和海淀“养+医”模式,北京市泰康之家医养社区通过“一家社区、一家医院”的形式,在全国布局了15家养老社区,并都配建有康复医院,以此来实现医疗与养老的紧密结合。

通过采用国际标准,以康复医学和老年医学为重点学科,针对老年慢性病人群实现对慢性病的管理,通过引入国际失智分期护理的概念,根据老人的残存能力,最大化地保障失智老人及家属的生活品质。这种“国际范”覆盖老年人“全生命周期”的一站式健康服务,有针对老年常见病和慢性病的健康管理体系,把康复的现代医学和中医的传统医学运用到活力生活和长期照护的各个阶段。所以,我们就可以看到医养结合的“医”的内涵不仅是医疗,还是大卫生、大健康的概念,重点是长期照护。

【关键词】壁垒 盈利 风险

医疗行业是一个极为特殊的行业,其法律法规的繁杂和严格程度是其他任何行业无法比拟的。医疗机构“跨界”养老,不是凭借一纸政策公文就是可以实现的。

从试点医院反映来看,“概念性东西”多、“实质性东西”少,即使前文提及改革探索也是困难顾虑重重。究其原因,无非政策壁垒、盈利导向及医养结合本身缺乏行业标准等问题。

首先,医养结合“重医”还是“重养”等自身定位不清带来政策执行难。一直以来医院由卫生部门主管,养老主要由民政主管。医养结合是新鲜事物,在具体执行中,受部门利益、政策难协同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医院参与医养结合面临的政策壁垒很多。比如,医院看病能使用医保,医院参与的养老机构却不能使用;民办养老院可以享受床位等民政补贴,公办医院却很难享受等。这种定位不清造成公立医院办养老院名不正言不顺。公立医院成立养老机构需要去民政部门办户头、批资质,还要通过编办等部门协商,手续复杂,难度比想象中大得多。

其次,盈利导向也抑制了公立医院参与医养结合的积极性。相对于看病开药、做检查等,医院发展医养结合产业投资大、风险大、收益小,对大型公办医院吸引力严重不足。而且养老面对的老年人属于“高危群体”,不仅仅疾病合并症、并发症复杂,对医疗技术要求一点都不低,特别是由于医患紧张的现状,加之医养结合行业标准缺乏,对出现纠纷的界定法律依据?还有就是医养结合机构提供医疗的服务标准是多少?一旦产生纠纷,会不会被认定为过度医疗?在医疗和养老领域中各自收费标准如何确定?如何评价医养结合的服务成效?这些都没有行业统一的标准,因此往往造成老人在院发生意外后的纠纷甚至是涉稳事件风险太大。

总而言之,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和市民政局聚焦医疗和养老领域的痛点难点问题,联起手来制定《医疗和养老领域开放改革三年行动计划》,将医疗和养老领域作为服务业扩大开发的重要突破口,也是北京医疗和养老领域扩大开放的重要机遇期,下一步明确医养结合中公立医院的身份定位,打破部门条块管理界限,激发更多公立医院、第三方资本参与医疗和养老有机融合热情,更多放宽政策支持中等规模二级医院参与发展医养结合,进一步建立健全行业标准,将国家支持医养结合的政策做实做细做到位,也为全国医疗和养老融合探索出成功经验。

来源: 健康界

“互联网+护理”,医养健康的探索“先头兵”-智医疗网

“互联网+护理”,医养健康的探索“先头兵”-智医疗网

2019中国卫生健康互联网+远程医疗学术技术大会”即将召开。

识别下方二维码报名参与!

“互联网+护理”,医养健康的探索“先头兵”-智医疗网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